提升金融集聚效率 扶持新兴产业集群快速发展

2019-09-02 15:22 分类:行业新闻 来源:

“在第四次技术革命背景下,新兴产业成为推动全球经济增长的新动能,而新兴产业发展更多是以集群的形式出现。培育新兴产业集群是促进产业转型升级、推动区域经济发展的重要途径。”《全球产业金融观察报告》指出,这给金融支持新兴产业发展带来了新的机遇,也是新的命题。

《报告》是在近日召开的第二届产业金融国际会议上由亚洲金融合作协会发布的。《报告》强调,金融创新是新兴产业协同发展的关键,可以促进提升产业资本集聚效率,驱动技术创新,更好发挥金融在产业集聚和产业创新中的联结效应,提高金融服务以及金融监管的精准性。

总体来看,在产业集群背景下,金融支持新兴产业的形式可以从过去支持单一企业,转向对集群整体进行全方位支持,打通集群主体之间、集群内外之间的资金流通障碍,从而使整个集群的企业、科研机构以及其他主体得到更精准和优质的金融服务。因此,研究新兴产业集群的金融支持,对于顺应新兴产业发展趋势,开展金融创新,优化金融服务具有重要意义。

事实上,对于新兴产业来说,集群模式可降低银企之间的信息不对称,在企业之间建立“信誉链”,产生融资规模经济,因此具有特殊的融资优势。在新兴产业集群的不同发展阶段、不同产业链环节、不同创新发展模式中,企业的融资需求不同,通过建立新兴产业集群创新发展模式的四象限模型,阐述金融体系可聚焦每个象限中新兴产业特征提供差异化和个性化服务。

《报告》通过总结德国的高端装备制造产业集群、美国的人工智能产业集群、丹麦-瑞典的生物医药产业集群、日本的新材料产业集群、英国的文化创意产业集群经验,发现一些共性:以技术创新为核心驱动力,形成完整的高水平产业链,拥有一批具有世界影响力的国际化大企业集团,政府对产业集群发展高度重视并提供制度政策保障,促进产业集群发展的多元化良性金融机制。其中,完善的财政金融体系是新兴产业集群获得成功的关键,《报告》强调,发达的资本市场对于新兴产业集群的发展具有关键意义,同时,需要金融资源和制度政策综合发挥作用,才能促进集群更好发展,如在专项基金、税收优惠、贷款优惠、制度保障等进行全方位的支持。

具体到中国,在《“十三五”国家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规划》等系列政策引导下,战略性新兴产业在新一代信息技术、高端制造、生物、绿色低碳、数字创意等领域实现了群体突破,新技术、新产品、新模式不断涌现。中国的战略性新兴产业初步形成以长三角、环渤海、珠三角以及长江中上游等四大产业集聚区的发展格局,正在成为促进传统产业优化升级、新旧动能接续转换的关键动力,以及带动要素协同发展构建现代产业体系的发力点。《报告》中分别基于产业类型视角、发展阶段视角、创新模式视角进行深入分析,总结提炼金融服务需求。中国金融业在支持新兴产业已经开展了一系列体制机制创新,包括拓宽融资渠道、推出科创板、发挥保险功能、基础设施先行等措施,并在不同区域探索出一些典型的金融支持模式。

中国建设银行副行长章更生在论坛上建议,金融资产可通过互联网、物联网与各类平台有机结合,构建集群信息大数据平台,为集群主体画像,为集群小微企业进行增信,从而提高资本配置效率、缓解融资约束、降低信息和交易成本,促进产业资本进一步集聚,形成源源不断的技术创新,推动新兴产业集群的不断壮大。

东盟与中日韩宏观经济研究办公室高级经济学家李文龙则认为,中国经济增长最主要的驱动力量将由投资切换为消费,服务消费相关的产业融资的空间最大。经过数年的调整,产能过剩的总体情况已经得到解决,产业融资的方向可以更多地参考产能利用率。在高债务水平的背景下,企业总体融资上升步伐有限,尤其是国有企业。相对而言,私营企业的债务水平较低,应更倾斜政策给予融资便利。在产业融资结构方面,银行表内贷款融资依然是最主要的渠道,但股票及债券的空间更大,且境外投资人对国内股票及债券地投资将提供更多的产业融资机会。

不过,目前在支持新兴产业集群金融服务中,依然存在不少短板,例如国内金融体系以银行信贷为主,但其在支持新兴产业方面有天然缺陷,支持力度有限;另外,金融服务同质化,不能匹配战略性新兴产业中不同产业和产业发展不同阶段的要求。其中,银行信贷部门对战略性新兴产业的认识和理解不够深入,产品创新能力动力不足。证券类金融技术和产品也比较缺乏,虽然我国推出过中小企业集合债、中小企业短期融资券和小企业集合债券信托基金等新品种,但覆盖范围非常小,产品设计与运作模式也有待完善。

除金融之外,《报告》也提到,财政方面存在资金使用及管理分散、重点领域投入不足、缺乏稳定的投入支持机制;税收方面,由于战略性新兴产业具备人力资本、研发费用占比高、新技术新产品初期进入市场难度较大等特点,在税收政策上应给予相应的优惠,但相关激励政策尚不健全。